当前位置: 首页 > 高考 > 正文内容

全球VR第一案 扎克伯格被罚5亿美元

作者: 亳州新闻网   来源亳州新闻网    发布时间2018-07-13

从2014年ZeniMax提交诉讼到昨日下达判决,以及在这20多天的庭审中既有扎克伯格的首次出庭,又有Oculus 传奇90后创始人帕尔默在长期“隐居”后的首次露面,还曝出了许多有趣的细节。

2月1日,德克萨斯州达拉斯地区法院的陪审团裁定,Facebook的Oculus VR必须支付5亿美元给ZeniMax Media。

但做出这项裁决的根据并非是ZeniMax诉状中所宣称的那样:Oculus窃取了来自ZeniMax的专有信息,进而才能够推出极具影响力的Rift头戴式VR显示器(即“头显”)。 相反,陪审团认为,判决5亿美元罚款的主要原因是:Oculus的联合创始人帕尔默·拉奇(Palmer Luckey)违反了他与ZeniMax的不公开协议。

这项诉讼案件于今年1月10日正式在德州开庭。在为期三周的庭审过程中,本案的主要争论点是:到底谁开发了Oculus Rift头显背后的技术,即Oculus究竟是否有足够的能力独立完成这一开发?

从2014年ZeniMax提交诉讼到昨日下达判决,以及在这20多天的庭审中既有扎克伯格的首次出庭,又有Oculus 传奇90后创始人帕尔默在长期“隐居”后的首次露面,还曝出了许多有趣的细节。这一诉讼案的确可谓是一场上演着众多明星大佬恩怨纠缠的“跨年大戏”。其实,这不仅仅是一场专利纠纷,就像一些媒体评论的那样“如果ZeniMax能够胜诉,就将改写Facebook在虚拟现实历史上的先驱角色”。本文将为您一一梳理这场“名利之争”的来龙去脉,相信这可以帮助您获得对VR行业的新认识。

1.登场各方:VR先驱与游戏发行商

说起Oculus,它无疑是VR行业的最优秀的探索者之一:通过众筹平台Kickstarter起步,2012年在这个平台筹集了240万美元,之后获得了其他风投公司的支持。在2014年被Facebook以20亿美元天价收购后,更是掀起了“VR创客”的虚拟现实行业狂潮。

截至目前,它不仅先后推出了Oculus Rift VR头显正式版、Oculus Touch等炙手可热的V癫痫专治医院R设备,在VR硬件领域与HTC、三星鼎足而立;还成立了“故事工作室”(Story Studio)的内部实验室,以创作专业的VR电影。一周前,它在美国圣丹斯电影节上发布了其第三部VR电影《Dear Angelica》。

2014年,Facebook以20亿美元收购Oculus(本次庭审曝光收购价实际达30亿美元),被认为是VR行业的里程碑事件。Facebook认为,Oculus的技术开辟了全新的体验和可能性,不仅仅在游戏领域,还在生活、教育、医疗等诸多领域拥有广阔的想象空间;Facebook因此在各项业务上对Oculus进行了史无前例的支持,外界戏称为“亲儿子”。此外,在今年1月26日,Facebook扎克伯格表示,将聘用刚刚离职的前小米副总裁雨果·巴拉加入公司来领导VR业务,包括Oculus团队。

ZeniMax Media则是一家在游戏界极为知名的发行商,创作并发行了大量游戏作品,并登陆主机、PC、掌机、移动设备等诸多平台。其旗下拥有Bethesda(B社)、 id Software、Tango等众多全球知名的游戏工作室,并拥有《上古卷轴》、《辐射》、《毁灭战士》、《雷神之锤》和《狂怒》等诸多系列游戏。2014年,ZeniMax 以Oculus涉嫌剽窃为由,将之告上公堂,索赔20亿美元(正好是Facebook的收购价)。

2.大戏开幕:一纸诉状恩仇来

这次庭审首先要追溯到三年前。时值Facebook正在收购Oculus,ZeniMax诉称Oculus非法利用其知识产权研发了包括Rift头显在内的虚拟现实系统。而在2015年,ZeniMax又称其已获得关键性证据。下图通过时间线的方式,可以清楚地展示出这一专利诉讼案的大致进程。

3.本案关键:明星员工卡马克的跳槽

本案的关键人物是从ZeniMax跳槽到Oculus的“明星员工”约翰·卡马克(John Carmack)。

卡马克被称为“fps游戏之父”、“3D游戏之父”。他原本是 id Software 的联合创始人,1993年推出里程碑式游戏DOOM (毁灭战士),彻底改变了电本人患有癫痫病,请问应该要怎么治疗癫痫呢?脑游戏产业。后来这家公司被 ZeniMax 收购成为其子公司,卡马克担任游戏研发部门的负责人。

2013年8月,卡马克宣布加入Oculus VR,担任CTO,同时保持在 id Software 的职位。同年11月,Carmack 正式辞去id Software 的职务,投入到Oculus 的工作中。他曾发推文表示,“本想保留id Software 技术顾问的头衔,但于事无补。也许离开是最好的选择,专注于两条战线有很大的挑战。”

ZeniMax发起诉讼最大的依据就是:卡马克在离开公司时曾使用USB拷贝公司数千份资料,随后利用这些技术协助Oculus设计出Rift头显,此举严重违反了他与公司之间的员工协议。ZeniMax反复声称,正是由于卡马克的这次“跳槽”,才使Oculus能够将Rift从“史前”头盔转型为一款带来“强大沉浸式虚拟现实体验”的设备。

针对上述指控,在庭审中,卡马克承认自己在加入 Oculus 之前,从 ZeniMax 的电脑中拷贝了文件。但是,他认为自己只是将这些代码用于演示,并未用在后来研发的 Rift 头显上。即,Rift 头显完全由帕尔默独立研发。因此,在庭审过程中,双方争辩的焦点又变成:在缺乏卡马克协助的情况下,帕尔默是否有足够的能力开发出Rift头显?

对此,ZeniMax指出帕尔默连大学都没念完,根本没有能力研发VR头显,如果没有卡马克以及 ZeniMax 公司的资源,他根本做不出VR头显,他对于Rift“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贡献”。

4.激烈交锋:天才帕尔默的无奈

帕尔默在庭审第二周出庭,接受了来自控方与辩方的双重质询。

先简单介绍下帕尔默(江湖爱称“帕胖”)这位颇具传奇色彩的Oculus创始人——被称作是“世界上最成功的90后”、典型的“硅谷创业传奇”等等。他生于1992年,从小开始就研究起了当时非常冷门的VR头显设备,15岁创立了行业论坛,大学期间放弃新闻学学位投入到虚拟现实研究中,2012年通过众筹创立Oculus,14个月后就被Facebook以20亿美元收购,成为最年轻的亿万富翁。

因此在庭审过程中,辩方癫痫病吃什么药充分利用其传奇色彩,认为帕尔默是一位“伟大的天才”——他现年只有24岁,其计算机和硬件知识都是自学学会的,而非是接受过传统的学校教育。帕尔默称,自己从十五六岁开始便通过研读“学术论文”等材料了解了VR技术的发展历史,既对这项技术的发展现状有了认识,还敏锐地发掘了其中没有被充分利用的地方,于是就有了Oculus Rift。为了支撑自己的这番论述,帕尔默还向人们展示了Oculus Rift初代原型机的具体细节——这台原型机是他在购买了其他品牌的VR头显之后自行研发的。对此,ZeniMax说这个故事是“彻头彻尾的假造”。

此外,帕尔默还面临着另一个难题(也是这次判罚的主要依据)。他曾经与ZeniMax签署过一项保密协议,当控方律师摘取其中部分内容读给法庭上各位听的时候,帕尔默认为这样断章取义的做法有失公平。帕尔默还说到,他到现在还记得当时他跟Oculus联合创始人提及过保密协议的事。关于这一点,正如帕尔默本人说的那样:“我现在说的东西有可能出现偏差和错误之处,这是因为毕竟保密协议的事已经过去一年了,这期间的过程太漫长了。”

5.庭审彩蛋:30亿美元与40亿美元

有趣的是,这次庭审是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的首次出庭作证。在庭审中,ZeniMax公司的律师直接询问Facebook为Oculus支付的收购价格。扎克伯格承认总体价格比2014年3月公布的“约20亿美元”高大约50%——即实际花费达30亿美元。这额外的10亿美元有近七成用于保留关键的员工,另外3亿元则用于维护基础建设。

而当ZeniMax的律师询问扎克伯格对ZeniMax诉讼的看法时,扎克伯格说:“这是很常见的现象,当你宣布一个大的交易或做些引人关注的事情时,总会有人站出来宣称他们属于交易的一部分。就像今天法庭中的大多数人那样,我以前甚至从来没有听说过ZeniMax。”

在小扎之后,Oculus的联合创始人、前CEO布兰登·艾瑞比(Brendan Iribe)也出庭作证。他透露了更多有趣的细节,比如,ZeniMax子公司的董事长曾经对Oculus的团队说,“You guys are just kids, you should be workin北京癫痫病哪治的比较好g with us”(你们只是小屁孩,你们应该跟着我们混)。艾瑞比继续作供称,ZeniMax还曾威胁,如果Oculus不签署合作协议,就禁止其员工卡马克负责任何跟VR相关的工作。此外,在2012年11月的谈判中,ZeniMax还要求获取Oculus 15%的股权。

而就在庭审辩论结束前,1月27日,ZeniMax又将索赔金额提升至40亿美元。

6.判决出炉:谁才是赢家

昨日,结果出炉。首先,陪审团驳回了ZeniMax提出的“盗窃商业机密”的指控,但他们认为Oculus使用的计算机代码侵犯了ZeniMax的版权,因此Oculus需因违反保密协议赔偿2亿美元,因侵犯版权赔偿5000万美元,因不当使用ZeniMax商标赔偿5000万美元。

陪审员认为Oculus高层帕尔默、艾瑞比和卡马克应该为侵权负责。判决裁定艾瑞比和帕尔默分别向ZeniMax 1.5亿美元和5000万美元赔偿。陪审团还认定卡马克带走了属于ZeniMax的知识产权,但并没有要求他进行赔偿。

对此,ZeniMax在一份声明中称对裁决结果感到“高兴”,而对于5亿美元的赔偿,“虽然我们为维护自身的权益不得不拿起法律武器,但是对那些为获得全新、有价值技术而从事非法活动的公司来说,这是必要的做法”。ZeniMax还暗示,该公司将通过进一步的诉讼要求Oculus停售虚拟现实头盔Oculus Rift。

Oculus则表示“本案的核心在于Oculus是否窃取了ZeniMax的商业机密,陪审团在这一问题上果断支持了我们的主张,”其发言人表示可能会提出上诉,“显然,我们对于今天裁定的其它几个方面感到失望,但是我们并不气馁。Oculus的产品是用自主技术开发的。”

案件进展到这里,可以看出此案还是有很多暧昧之处。从结果上看,在虚拟现实发展的史书上,似乎仍记载着Oculus的不世之功:2013年,Oculus Rift开发者版本的问世震惊了尚处蛮荒时代的VR行业。2014年,Facebook天价收购Oculus,更是激发了VR创业的风潮。但如今,无论怎么说,ZeniMax也正式登上了VR史册。

栏目热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