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情感 > 正文内容

军婚,染上惹火甜妻最新章节_正文 第1774章 凶眼狼VS等我回来!(5)_小说下载/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

作者: 亳州新闻网   来源亳州新闻网    发布时间2019-05-14

    . ,军婚,染上惹火甜妻

    “那你就卖啊,估计能卖个好价钱!”

    苏悠悠的回答,不出凌二爷的预料。

    但他还是笑着对她说:“我不卖,这是我和你定情的地方,怎么能随随便便卖了?日后你会来发现这地方不在了,怨我怎么办?”

    他的嗓音,哑哑的。

    风而吹过的时候,就散了。

    而苏悠悠没有作答,从始至终都保持着安静,就像是一个忠实的听众。

    “苏悠悠,这次的行动有点棘手。本来我想带上老三和老四老五他们一起去的。可这次联系上老大了,他不让。说是这个行动有点儿危险,不能去。”

    得不到苏悠悠的回应,凌二爷继续说着:“我后来想想,也觉得不好。老三已经有了家庭,还有了孩子。要是他有个什么闪失,该怎么办?还有老四和小五,他们现在都结了婚了。我现在将这些人都给带过去,那有多少人为他们操心?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想来想去,还是我一个人去吧,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老大和小嫂子两个人在那边冒险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嗓音,越来越哑。

    而苏悠悠越听,越是激动。

    什么叫行动有些棘手?

    会死人么?

    什么叫别人都有了牵挂,他要一个人去?

    难道他不知道,他要是去的话,她苏悠悠也会牵挂着他?

    “凌二……”她准备开口,想要说什么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个时候,凌二爷却突然伸手,捂住了苏悠悠的唇瓣,自然而然的也将她想要说出口的话给打断了。

    “苏悠悠,你不用说话。我不想用这样的方式,勉强你答应我什么。”看着她的眼眸,他一字一句郑重其事的说着:“别人可能不懂我为什么非去不可,但我相信你一定懂我。谈老大是我最好的哥们,我将他当成我的亲哥看着。小嫂子又是你的姐妹,你说我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遇上危险?”

   &nbs佛山市最权威的三甲癫痫病医院是哪家p;“我过去,至少可以帮助谈老大多看着点,一遇上什么情况能帮助他们在最快最短的时间内撤退!”

    说完了这些,他的手才送来了苏悠悠的嘴。

    “那你会有危险吗?”嘴巴获得自由,苏悠悠终于开了口。

    而嗓音,已经干哑的不像样。

    “……会!”虽然看着她泛红的眼眶,他不忍告诉她太多。可他,也舍不得隐瞒着她。

    “我不准你去!”

    突然间,苏悠悠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,揪住了他的手,害的凌二爷差一点就摔了一跤。

    “你听到没有,我不准你去!”

    说她苏悠悠自私也好,残忍也罢,她真的不想要这个男人去冒险。

    “苏悠悠,别这样!这不像是你,你不是说过,我们已经离婚了,我的生死和你已经没有关系了吗?”

    或许有人会说他凌二爷这像是在玩激将法,可在苏小妞的面前,他真的没有想要那么多。

    “我不管,我不准你去!”泪水,潸然而落的那一刻,苏悠悠才知道,原来有些东西早已刻在心尖上,根本就不可能从你的心底抹去。

    她真的不愿意这个男人去冒险,因为这有可能让她彻底失去他。

    虽然离婚了,虽然她也对他狠话说绝,可她还是自私的不希望他出事。

    说她苏悠悠软弱也好,不长记性也好,她就是自私的想要能看到活蹦乱跳的他。

    而看到苏悠悠的掉泪,是凌二爷从没想到的。

    手自然而然的伸出,将哭泣的她拉进了自己的怀中。

    明明已经很久都没有抱过她,可他的姿势却是那么自然。

    仿佛,他们从未分开过。

    “悠悠,不要这样……”用自己的脸颊贴着她的,他感觉到从她眼眶里滑落的湿热。“让我去好吗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她也想着狠下心说自己同意。

   &nbs驻马店市专业癫痫医院p;可话到了嘴边,就像是被堵在喉咙一样。

    “悠悠,为了你我会活着回来的。你一个人在家,要好好的。老三他们这次不会跟着去,你要是有什么问题,就可以找他帮你,他要是不帮你,我回来就拆了他的骨头。”

    感觉到随着他越说,苏悠悠肩膀的颤抖越来越是频繁,凌二爷第一次感觉到,自己的生命中有了难以割舍的情感。

    也才真正的明白,当初小嫂子为什么会那么义无反顾的抛开家里的一切,去寻找谈老大。

    可对于苏悠悠,他不希望她变成那样。

    “悠悠,我这一走,没有十天半个月是回不来的。所以你要记住,这些天你要好好照顾自己,好好呆在家里,千万不能学小嫂子过去那边,不然你们太多女人在那边,我们真的顾不上来。还有……”

    最后不知道凌二爷想说什么,说到这的时候却突然发不出声了。

    到这,苏悠悠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抬起头来的一瞬间,她看到有水滴从男人好看的下巴滑落。

    那液体,晶莹透彻。

    在晨光的照射下,有着夺目的光彩。

    可没等她看清楚那液体从什么地方滑落的,她的脑袋便被凌二爷扣在肩头:“苏悠悠,不准看!”

    他,还是一如既往的霸道,别扭。

    不肯将自己脆弱的一面,展现在这个女人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,不就是哭了!”

    “谁哭了,你才哭了。你们全家都哭了!”很难想像,这样幼稚的话语会从凌二爷的嘴里传出。

    逗得苏悠悠,破涕为笑:“好好好,不是你哭了,是我哭了成不?”

    “那是!”

    “闷骚,明明就是哭了,还假装没哭!你说你丢人不?”苏悠悠永远都是这样,见到打击凌二爷的机会,一点都不想放过。

    凌二爷扣住苏悠悠的下巴,迫使她看向自己:“苏悠悠,正经点。我还有话跟你说!”

    此时,不知道是刚刚擦过,还是被风吹干了,凌二爷的脸上真的看不到任何的痕迹。<黑龙江癫痫病医院怎么选择br>
    唯有那双眼睛,微微有些泛红。

    可到底很长时间没有和这个男人如此近距离的对视了,苏悠悠此时显得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努力想要从男人的手上挣脱,可凌二爷的手弄的太紧了,她钻不出来,只能有些烦躁的对着男人说:“什么话,你说!我不是听着吗?”

    她的意思是,让凌二爷松手。

    不过男人并没有听从她的话,而是继续掐着苏悠悠的脸说:“苏悠悠,这个问题我只问一次。至于答案,你也不用急着给我,等我回来的那一天,你在告诉我好了!”

    “你说吧,用得着这么正儿八经的吗?”

    其实,她只是不习惯这么和他近距离对视。

    她急于摆脱此刻这样的窘境。

    却不想,竟然在此刻,看到了和那日薰衣草田里他的求婚时候一样真挚的眼神:“苏悠悠,等我回来,我们重新开始好么?”

    重新开始,忘掉之前所有的不愉快。这一次,他一定会给苏悠悠一段幸福的婚姻,也一定会好好的保护好她,不再受到任何人的伤害。

    问出这话的时候,凌二爷的心里其实是带着希冀的。

    希冀着苏小妞,能真的再度回到自己的身边。

    但同样的,他也不抱着多大的希望。

    毕竟之前,他给苏小妞的伤害是那么大。

    他怎么奢望能轻易就从苏小妞那里得到谅解?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苏悠悠其实也没想过凌二爷会在薰衣草田里问她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此刻,她也显得有些混乱。

    曾经在此处的誓言,仍旧刻在脑海里。可同样的,过往也历历在目。

    她真的能放下所有的芥蒂,再度接受他么?

    此刻,苏悠悠迟疑了。

    “我说过,我没想要在今天得到答案。悠悠,等我回来,再告诉我你的答案,好不好?”

&n治疗癫痫疾病有什么有效的方式bsp;   其实,凌二爷也怕从苏悠悠的嘴里得到了不是自己想要的答案。

    更怕,自己会在危险的时候没有坚持下去的动力。

    所以他会在今天带着苏悠悠来到这个地方,也是出于自己小小的私心。

    希望能在这里留下一点期盼,一点牵挂给自己。

    这样,最起码他遇上危险的时候,还会为了这一点点小小的念想,努力拼搏着回来。

    “好了,现在不用想那么多,陪我好好在这里坐一坐好么?”

    拉着苏悠悠的手,凌二爷第一次没有洁癖的带着她席地而坐。

    不然以前,还要找一些报纸什么的,垫在草丛里才敢坐下来。

    这一日,苏悠悠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这薰衣草田里和凌二爷呆坐了多久,只记得快到落日的时候,凌二爷牵起了她的手,将她带回到了车上。

    他说:“苏悠悠,我该出发了。你送我去机场吧!”

    苏悠悠是一边落泪,一边将车子开到机场的。

    可她想要下车在机场里送别凌二爷的时候,却被他拒绝了。

    凌二爷说:“苏悠悠,就送到这里吧。你跟我进去的话,我怕我真的会舍不得你的。”

    看到她落泪,他又说:“苏悠悠,你不该哭。哭了,你的妆都花了,这样就不好看了!”

    说着,他还主动拿着纸巾给苏悠悠擦脸:“苏悠悠,你哭的鼻涕眼泪都分不清了,脏死了!”

    虽然嘴上口口声声喊着脏,也不知道又是谁还将她给搂进怀中。

    最后,他还将吻落在了苏悠悠的额头上,和她说:“苏悠悠,我该走了。希望等我回来的时候,你的答案不让我失望……”

    最终,凌二爷还是狠了心,推开了车门走了。

    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机场的人群中,苏悠悠趴在驾驶座上号啕大哭。

    凌二爷,一定要平安的回来,知道么……
    ♂领♂域♂文♂学♂*♂www.li♂ng♂yu.or♂g

推荐阅读

  • <

栏目热点

站点热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