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基金 > 正文内容

混子的挽歌最新章节_正文 第一一一九 对付内鬼的手段_小说下载/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

作者: 亳州新闻网   来源亳州新闻网    发布时间2019-05-14

    房间内,张宗亮看见我掏枪,‘扑棱!’一下子从炕上坐了起来“韩飞,你他妈要干什么?!”

    看见张宗亮一脸紧张的模样,我又看了看他身边的那个烟盒,不禁哑然失笑“你这是又抽东西了,还是跟观音这伙人混久了,也变得疑神疑鬼,一把枪而已,你至于的么?”

    ‘咔嚓!’

    说话间,我伸手关掉了手枪的保险,把枪口换了个方向,将枪柄一端,递给了张宗亮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张宗亮看见我的举动,狐疑的接过了枪。

    “现在这个垂钓园里面,到处都是明杰的人,你们在门口跟他起了争执,如果我不为他出头,他的面子就算彻底栽了,以后没法服众。”我把枪递给张宗亮之后,在房间里翻出了两个玻璃杯,一边倒酒一边开口道“除去为明杰考虑之外,我下了你们的枪,也的确是在为我们大家的安全考虑,之所以给观音留下一把,是因为我知道,他如果手里没有枪,就像脚下没有根一样,是不会妥协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呢?你为什么送枪给我?”

    “你上次不是对我说,现在你们团伙内部,有很多人在针对你吗,我没把你的枪跟观音一起留下,是不想给你增添不必要的麻烦和仇恨,而现在之所以把枪给你送来,我是想告诉你,我从来没有提防和怀疑过你。”我说出这一番话的时候,脸上的表情无比真诚,但是心中却特别的平静,平静到没有一丝波澜,这一刻,连我自己都有些佩服我自己了,仿佛一夜之间,我就学会了对这个世界虚与委蛇。

    “他妈的,算你小子有良心。”张宗亮听完我的一番话,脸上的表情总算松懈了几分,也换上了一个笑容“我跟你说,混到我这步田地的人,在这个世界上,已经谁都不信任了,而长沙哪个医院看癫痫病你,则是能够让我为数不多去相信的几个人之一,如果你让我寒了心,我他妈的真就不相信人性了。”

    ‘哗啦!’

    说话间,张宗亮又掏出了一个塑料袋,往里面装了一些熟食,看见张宗亮的举动,我有些好奇“你干嘛呢?”

    “我们在下午的时候,就被白头翁给端了,大家晚上都没吃饭,我给观音准备一份,一会给他送去。”

    “没看出来,你对他竟然这么忠心,自己都没吃呢,还能想着他。”

    “你懂个鸡儿啊,我这不叫忠诚,叫做收买人心,一个人越是到落魄的时候,这种细微的举动才越能往一个人的心里去,雪中送炭,不就是这个道理吗,现在观音已经倒台了,像他这种铁石心肠的人,也只有在这种时刻,才有可能被人感动,我以后利用他的时候,成功率也会更高,你还年轻,像这种需要学的事,还多着呢。”张宗亮说话的时候,都在低头弄东西,也没有抬头,想了想,不自觉的笑了笑“算了,这些道理,我跟你说了也是白扯,凭你这种性格,一辈子都不会狠下心去利用别人,也正是因为这样,我才敢无条件的信任你,呵呵。”

    我坐在张宗亮对面,看着他忙碌的模样,有些出神,张宗亮是个很谨慎和警觉的人,此刻他能毫无遮掩的对我说出刚刚这一番话,我是从心底相信,他对我的确是没有防备心的,但是于我而言,真的没有心情去重新认识眼前这个张宗亮了,半晌后,张宗亮分完了袋子里的东西,看着面前出神的我,呲牙一笑“哎!你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没想什么,等你呢。”我对张宗亮笑了笑,随意的摆了下手,同时心中一声叹息,我信任你的时候,你玩我,等你信任我的时候,我却早已经对你没有了感情,也许是咱们相遇的时机不对吧。

    “来吧,咱们哥俩整一口,庆祝我今天大难不死。”张宗亮也没多想,笑着端起了脏兮兮的酒杯“我这辈子,带起来了不少人羊羔疯发作原因,但是有良心的,就你这么一个,凭今天你能带着酒菜来找我,我就没白带着你混了一回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管你叫过一天大哥,那你一辈子都是我大哥。”我毫不犹豫的回应了一声,接着端起了酒杯“对了,你们今天,到底遭遇了什么,刚才我面对观音的时候,感觉他的眸子里,好像特别的疲惫。”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张宗亮听完我的话,一口气闷下去了半杯白酒“艹他妈的,我们内部出鬼了。”

    “出鬼了?”此刻,对于“鬼”这个字,我可谓已经敏感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张宗亮被辛辣的白酒呛得有些蹙眉“最近这段时间,我们整合了一些其他散线的毒贩子之后,势力壮大了不少,期间也跟白头翁的人发生过很多次正面对抗,还侥幸赢了几次,这样一来,观音的名声倒也壮了不少,这期间,我们办了几次事,我总感觉白头翁那边输的有些不正常,就提醒观音,小心内部有白头翁的眼睛,而观音这次也听了我的劝,从来都没把我们供货的渠道,还有制毒的工厂透露给其他的人,但是时间久了,团伙内总有人得上位,慢慢的,也有几个小掌柜被提了起来,观音为了试验他们的底细,期间带着他们散了几次货,也用几处假的作坊和工厂试过他们,发现这些人没什么问题,心也就踏实了,前些天,我们忽然接到了一个大份额的订单,为了加班赶工,观音今天上午就带着我们去了真正的制毒工厂,没想到才到了下午,我们就被白头翁的人给端了,我们的人马折了一大半,才拼了命的从山里跑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呢,内鬼是谁,揪出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张宗亮摇头,抓起一块猪耳朵填进嘴里,嚼了两口,用酒送了一下“这个世界上,但凡能当内鬼的人,除了傻逼,肯定都是谨慎到骨子里的人,尤其是像我们这些刀尖上跳舞的人,如果没有绝对把握,谁敢做这些坑兄灭弟的勾当啊。”

    “也就随州癫痫频繁发作如何治疗是说,你们内部仍然不干净?”听完张宗亮的话,我心里感觉有些不舒服,如果他们内部仍然有鬼的话,这个鬼一旦把白头翁招到垂钓园来,我们势必会卷进这场不必要的纷争之中。

    张宗亮咧嘴一笑,端起塑料桶给两个杯子里倒着白酒“放心吧,我们内部已经干净了,今天过来的这些人,百分百值得信任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,你们没找到内鬼吗?”我求教似的看着张宗亮,想知道对于内鬼的事,他们这个团队是如果解决的“这件事,你们是怎么处理的?”

    “简单啊。”张宗亮笑了笑“把所有的怀疑对象全干掉不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全、全除掉了?!”我震惊的追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,是观音做的。”张宗亮挠了挠头“从山里出来以后,观音把跟我们一起跑出来的小掌柜,还有他们的手下,大约七八个人,全干掉了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没留?”

    “一个没留。”张宗亮没什么表情的喝了口酒“他们是毒贩子,这个世界你是不会了解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对于跟了自己那么久的兄弟,观音真能下得去手吗?”

    “我重申一遍,他们是毒贩子,不是混子,毒贩子的世界里,没有兄弟。”张宗亮打断了我的话“而且我们也不是警察,办事不需要讲什么证据,只要觉得谁有嫌疑,只要狠下心将他除掉就好了,这是最粗暴的办法,但也是最简单的办法,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呵呵,也许吧。”听完张宗亮说出这个我根本没有借鉴可能的方案,我顿时对他们内部的情况没了什么兴趣“接下来,你们打算怎么办啊?”

    “能怎么办,只要不死,那就继续混呗。”张宗亮说话的功夫,两杯白酒已经下专门看癫痫病医院是哪家了肚“这次家里闹鬼的情况,对我们造成了不小的伤害,不仅制毒工厂被人端了,而且手里的人也死伤惨重,不过还好,我们这次出事之前,观音派了一队亲信,去边陲采购原材料了,只要这批货回来,我们很快就能翻身,不过在现在这个特殊时刻,我们也无处可去,而且也没有什么可以相信的人,所以我才会向观音提议,找你帮忙,你也算给力,今天还真的帮到了我,否则按照观音的说法,我们可能真得躲进山沟子里面了。”

    “咱俩之间,说这些,见外了。”我并没有跟张宗亮说,我帮他是因为时局所迫,所以顺着话茬接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来,喝酒吧。”张宗亮温暖一笑,端起了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过了半个小时左右,我跟张宗亮喝完了酒,离开了他的房间。

    一出门,刚好赶上明杰撒完尿回来,看见我从张宗亮的房间出来,他看了看我出门的方向“这么晚了,你怎么还跟那伙毒贩子接触上了,怎么,对他们不放心啊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是去给张宗亮送把枪。”我没有隐瞒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什么时候也学会打一巴掌给个甜枣了。”明杰闻言咧嘴一笑“不过说真的,你今天对付观音这伙人的手段,的确挺有意思,先是灭了他们的威风,现在又给了他们一个台阶下,手段可以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过来,不是想给他们什么台阶,只是张宗亮对我还用利用价值,我不能跟他闹的太僵。”

    明杰听完我的话,顿时语塞。

    “挺晚了,早点睡吧。”我伸手拍了拍明杰的胳膊,转身向自己的房间内走去。
    ♂领♂域♂文♂学♂*♂www.li♂ng♂yu.or♂g

推荐阅读

  • <

栏目热点

站点热门